闻令而动!上百架战机演训震撼现场

2022-08-06 05:43:09 文章来源:网络

8月4日,东部战区组织兵力位台岛周边海空域开展规模空前的实战化演训,对预定海域成功实施远程火力及常规导弹火力实弹射击。

指挥员一声令下,导弹依次腾空而起,直刺苍穹;多枚**扑向目标海域,**准命中目标;空军和海军航空兵出动上百架歼击机、轰**机等多型战机,编队起飞,奔赴台岛北部、西南、东南空域。

与此同时,10余艘驱护舰连续位台岛周边海域展开,实施联合封控行动,对火力试射区域进行扫海警**,配合友邻兵力进行侦察引导。

△8月4日《**联播》:东部战区闻令而动联合反制**台挑衅

专家详解“远火系统”:

可覆盖台湾全岛想打哪里打哪里今天,总台记者连线国防大学教授孟祥青,对东部战区的演训任务进行了相关解读。孟祥青表示,这次的实弹射击演练可以说是成体系、多要素地运用火力,高低搭配,远近搭配,生动反映出了我军强大的实弹化能力:陆军远火系统射程可覆盖台湾全岛,我们想什么时候打就什么时候打,想怎么打就怎么打,想打哪里就可以打哪里;远火系统机动**非常强,能随时发射、随时停止;远火系统**价比高,成本比较低,可以大批量快速生产。

此外,今天试射的常导系统水平先进,射程远,覆盖率大,打击**度高,“对手拦不了也拦不住”。

此次联合军事演习与以往演习相比

有哪些新的突破?孟祥青表示,此次演习和以往相比有三个突破,向“**”势力和外部势力发出强烈震慑信号:**次距离台湾岛这么近,**国过去划了所谓的“台湾海峡中线”,但中方从未承认过,在解放军的眼里也从未存在。此次演习的区域很多都突破了“海峡中线”;**次对台湾岛形成**围态势;对外部势力的干涉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拒止能力,北部两个区域靠近冲绳,东部和南部区域扼守着巴士海峡,巴士海峡是进出台海的必经之地,向外部的干涉势力发出强烈的信号。

来源:**军网-解放军报

****、轰鸣、欢呼……毕业季来临,位于京郊古北口的武警某训练基地硝**再起。“砺剑-2022”武警特警学院生长警官**学员毕业综合演练火热进行中。

在这里,毕业学员混合编组轮流担任指挥员,综合运用新质作战力量与武警部队专业蓝军全程对抗,参加了军旅生涯中的**次“实战”。

演练之余,学员们喜欢围坐在帐篷前,互相交流成长经历,畅想不**之后当“排长”应该是什么模样。

“这既是你们的军校‘成人礼’,也是赴部队履职的‘入场券’。”演练结束后,学院领导为每名学员颁发了“勇士勋章”,鼓励他们:“从今天起,就要告别曾经的自己,像勇士一样走向反恐战场!”

学员在演练中。马戈、钱钦源摄

学员在演练中。马戈、钱钦源摄

每个岗位都是“战位”

学员李英洪从小就有从军报国的英**梦。4年军校生涯,他刻苦学习训练,努力为实现梦想积蓄力量。

到古北口参加演练,李英洪期盼了许**。北宋战将杨令公“威震边关”,抗日师长关麟征“血洒疆场”……他对发生在这片热土上的古今战例如数家珍。“要是能在毕业前打一场酣畅淋漓的仗,也算给4年军校生活画一个圆满的句号。”出发前,他这样告诉战友。

一路疾驰,车辆停在一个荒芜的大院前。四周山高林密,不见人**。按照演练安排,学员们开始建立宿营地。

“砰!砰!”两声刺耳的**声突然响起。刚刚打开背**,一支**袭的蓝军小分队就**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导调员宣布他们“首战失利”。

“进入演练地域,警惕意识不强、警**部署不合理。”战斗复盘时,导调员郑超语重心长又不失严厉地对学员们说,“我们**不能一边高喊着‘首战用我、用我必胜’,一边当和平兵、站和平岗!”李英洪听后脸上**辣的。

演练,进入第二天。5名“暴恐分子”劫持人质逃匿至丛林地,导调组要求特战二中队前出捕歼。这场战斗,李英洪的角色是普通特战队员。

红方在军犬引导下迅速扎进深山腹地。李英洪和战友们背负单兵模拟对抗系统,**着身子轻声穿梭于丛林中,生怕暴露己方位置。

即使这样,身旁不断有战友“牺牲”,这意味着红方已经进入“敌方”武器射程之内。模拟中队长陶帅派出无人机进行侦察。

情报显示,山上独立房正是“暴恐分子”劫持人质所在地。李英洪和战友临机组成3人战斗小组。**终,在其他战斗小组的火力配合下隐蔽接敌并突入房间,他们成功解救人质。

“其实我们有意降低了对抗难度。”战斗复盘时,蓝军队员直言不讳地说,“我们存在的意义是将你们练强而不仅仅是打败。”这句话,李英洪反复咀嚼了很**。

演练间隙,学员们来到古北口保卫战纪念碑前缅怀先烈、重温入党誓词。活动**后,大家集体高唱队干部罗特创作的歌曲《清澈的爱,只为**》:

清澈的爱,只为**

心爱的姑娘不要再等我

就让我血洒疆场、埋**山岗

我是这高原上奔流不息的河……

想起戍边英**的感人事迹,李英洪心中的困惑逐渐散去,默默告诉自己:每个岗位都是“战位”,每个岗位都能实现梦想!

被人需要的感觉真好

学员舒扬来自上海,当初考军校是受父母“逼迫”。

与李英洪的梦想比起来,习惯于听从父母安排的舒扬,对未来的规划就是一张白纸。

舒扬喜欢画画,参谋业务学得很好,入学后两次获得全军军事数学建模竞赛一等奖,荣立三等功。这样的成绩在毕业分配中很占优势,可他并没有因此而有多开心。**初,他想不明白,除了让父母满意,从军之路还有什么更大意义。

舒扬一度曾提出退学申请。学员队里,他年龄**小,同学们**地帮助他、开导他。时间慢慢流淌,他也在慢慢感悟自己的从军之路。

在战友的关爱中,在一次次战胜困难的路上,舒扬发现自己“变”了,体会到了作为军人的使命和价值。

这次毕业“大考”,舒扬的表现赢得了战友们一致称赞。演练中,有一场丛林地搜剿战斗。由于地形复杂,出发前准备的略图不能满足任务需求,急需一张大比例尺地形图做支撑。

令大家没有想到的是,舒扬这时主动站了出来。他请求带一名无人机操作手爬上制高点,依地形作图。

此时,距离战斗发起时间仅剩不到2小时,而通往制高点山高路险坡陡。

“相信我,我会带着图回来的。”舒扬说。

一个半小时后,舒扬果真带着自己手绘的图回来了,伴随他的还有满身荆棘毛刺和被划伤的双手。于是,他所在的模拟中队成为**个拥有古北口大比例尺地图的参演分队,这让接下来的任务从容了很多。

那天,舒扬比他获得全军军事数学建模竞赛一等奖和立三等功时还开心。直到现在,他的脑海里还经常浮现战友们惊喜的表情和心疼的问候,还一直在品咂当时那种被人需要的感觉,“真好”。

在随后的演练中,舒扬充分发挥自己的特长,提出通过构建数学模型预判战斗进程、计算战损比的思路和方法,并帮助教员开展演练质量量化评估。

“制胜未来反恐战场,**算细算、数据赋能必不可少。”教员告诉舒扬,并给他布置了在校期间**后一个作业:毕业后参与研发一套适合武警部队任务和用兵特点的“兵棋”系统。

此少年已非彼少年

学员刘晨阳是配属给红方的6名无人机专业学员之一。虽然平时在不同教学区上课,与大家的熟稔度尚有待提高,但他**次亮相令人印象深刻。

演练对抗时,蓝军躲在室内负隅顽抗,并使用无人机抛投手雷,造成红方多人伤亡。

刘晨阳操作高速训练无人机一阵贴地飞行后突然拉升,朝着蓝军无人机径直飞去。险些碰撞时,突然一个转向,完成绕“敌”盘旋3圈的“击落”动作。按照演练规则,无人机绕“敌”盘旋3圈即代表击落,对方必须立即撤出战斗。如此“干脆酷炫”的操作令大家连连称赞。

当晚,李英洪找到刘晨阳,想说服他加入自己的参谋团队。

“晨阳,你真**,你知道我们私底下都叫你什么吗?”

“叫什么?”

“飞手少年!”

没想到李英洪的一句话,让一向沉默**言的刘晨阳红了眼眶。“你知道过去别人叫我什么吗?都叫我‘网瘾少年’。”刘晨阳说,“大概从初中开始,我就迷恋上了网络**,经常被**和家长批评,直到当兵后考上咱们学院无人机专业。”

“谁的青春不迷茫?其实我们都一样。”伴随着刘晨阳的讲述,李英洪仿佛看到,他和同学们如饥似渴地泡在无人机研改室里学习焊接、电路、编程、改装……一扇新世界的大门正在向他们徐徐敞开。从“网瘾少年”到“飞手少年”,此少年已非彼少年!

次日,在丛林地搜剿课目演练中,李英洪担任模拟中队长,他如愿将刘晨阳“收至麾下”。在丛林地进行搜剿,**大的难题是蓝军难发现、红方难引导。

于是,李英洪召集刘晨阳等人成立“临时参谋部”,自己坐镇“中军帐”掌握战场态势,通过电台指挥无人机分队和封控组、搜剿组等兵力协同抓捕,迅速完成了任务。

在随后的演练中,刘晨阳配属红方打赢了多场战斗,受到领导和战友们一致称赞。“参加演练后,感觉自己的青春就像无人机的视野一样,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宽广。”刘晨阳说。

必须挑战一下自己

入校时已经入伍3年的学员吴竟成,是李英洪和舒扬的新训班长。至今,即便学员在校期间轮流担任**干,吴竟成早已不当班长,他们仍习惯叫吴竟成“班长”。

“蓝军啊蓝军,你们藏在哪啊藏在哪,鄙人不善于奔跑。”这天的追剿奔袭,让担任前卫队长的吴竟成**疲力竭。

“鄙人不善于奔跑”是《亮剑》中的一句“名台词”,也是吴竟成的口头禅。吴竟成入学前在部队当过文书,写材料颇有心得;是音乐才子,有好几首原创歌曲;也是**同学口中的鬼才,几位专业课教员对他的战例评析赞不绝口。

然而,这样一个“强人”,存在一个弱项——凡是和“跑”沾边的课目,对他来说都是难题。因此,也就有了那句他经常挂在嘴边的“名台词”。

自知部队接受不了一个跑得不快的指挥员,吴竟成也有“自知之明”,对自己的定位就是一名参谋。大学4年,有人一开玩笑就会喊他“吴参谋”。

小曲还没哼完,周围几名战友头上已冒起红**。“所有人隐蔽!朝**响方向警**!”吴竟成带领前卫分队迎着蓝军投来的**震弹冲上山去。这场追击持续了整整2小时,直到他们押着几名蓝军士兵来到大家面前。

在一支队伍中,前卫分队任务更重,需要跑得更快。除了李英洪和舒扬,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不擅长奔跑的吴竟成会是今天的前卫队长。

原来,前一晚打水时,3人遇到一起。李英洪和舒扬“班长”“班长”的叫声让吴竟成心生感慨:马上要毕业了,这些毛头小子都要开始带兵了,自己却一直在“吃老本”。如果再不挑战一下自己,真对不起“班长”这两个字。他告诉李英洪和舒扬,让他们明天见识一个不一样的“班长”。

这天,他做到了。

演练结束前,全体参演官兵在实弹射击靶场合影。快门按下的一刹那,学员们以那句喊过无数遍的战斗口号向曾经的自己告别、向未来承诺:“忠于祖国、忠于人民、英勇顽强、特警战斗!”

上一篇:日检航班200架每天喝掉十斤水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南昌都市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