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汉灿烂》中,凌不疑为什么被五公主吊起来打?

2022-08-06 05:34:58 文章来源:网络

凌不疑是真的爱程少商爱到了**子里,宁愿自己被打被罚,也不愿意程少商受半点委屈,所以,在得知程少商被五公主等人联手欺负的时候,凌不疑做出了疯狂的举动,向所有人证明,程少商是他的新**,谁欺负她,那他凌不疑就会加倍奉还!

程少商操办皇后寿宴,被五公主等人联手欺负,程少商被推到了水里,差点被淹**,但是程少商没有跟任何人说,而是用自己的办法去对付五公主。

程少商将动手能力发挥到极致,做了不少机关陷阱,又利用五公主在宫中行走的规律,事先做好了陷阱,等五公主打开门走进去,直接被一盆灰倒的灰头满面。

当然,程少商自然知道自己跟五公主之间身份差距太大,所以一路引五公主到了长秋宫,气急败坏的五公主刚进长秋宫就口无遮拦,把程少商推到水里的事情说了出来。

五公主哪里知道,此时的长秋宫中,除了生病的皇后,还有来看病的文帝和越妃,旁边还跟着一个凌不疑,当着众人的面,五公主将自己的阴谋算计说了出来,直接坐实了自己谋害程少商的罪名。

越妃直言程少商瞒下了很多事情,这么人命关天的事情居然也忍了下来,仗着有权有势的凌不疑不使唤,居然自己一个人去对付五公主。

越妃话里有话,看似在说程少商知情不报,不知道让长辈来处理,实际上是在心疼程少商,有什么事情只靠自己,不知道寻求他人帮助。

文帝也很生气,他怎么会想到,自己的**儿竟然因为嫉妒对凌不疑新**下手,而且动不动就是喊打喊**,像是一个混不吝的坏人。

皇后本就在生病中,看到如此没有管教,目无法纪,视人命如草间的亲生**儿,更是气到不行,直言要让五公主滚出长秋宫,自此以后再也不要踏入长秋宫,然后直接气晕了过去。

全程只有凌不疑没有说话,但这不会说话的人,其实就是**狠的人。当着皇后和皇帝的面,凌不疑没有表露出半分的不满,眼里只有心疼。

他很生气,一来气程少商遇到事情不跟他商量,自己一个人扛下了所有,被人欺负了也不说;二来气自己没有保护好程少商,程少商遇到这样危险的事情却没有及时发现;三来更是气五公主等人对程少商做的事情。

所以,凌不疑却做了几件疯狂的事情,每一件都足以让他流放边关。

五公主等人传言程少商跟五皇子有染,这件事被传得沸沸扬扬,凌不疑知道是五公主的手笔,又加上五皇子推波助澜,的确调戏了程少商,凌不疑知道后直接将五皇子吊起来打。

五公主也好不到哪里去,虽然皇后和文帝都处罚了五公主,但是凌不疑哪里善罢甘休。五公主本来就喜欢跟她那些幕僚们彻**谈心,被关在皇宫两日的五公主被放回了公主府。

可谁知道,刚回到公主府就被眼前的景象吓到了,只看到十五六具面容熟悉的尸首,或挂在高高的梁上,或整齐地码放在堂中。

骄奢淫逸,一辈子被娇生惯**的五公主怎么见过这样的场面,看到曾经相谈甚欢的幕僚们就这么**在自己面前,纵使五公主心理承受能力再大,也吓得屁滚尿流。

因为凌不疑做的这些事情实在太过了,不管是**了那些幕僚警告五公主,还是当着众人的面吊起来打五皇子,都极大的引起了朝臣的不满,所以御史台一封奏折呈了上去。

这也就是凌不疑一路打到了御史台,文帝知道凌不疑为何打皇子公主,但也要顾及皇家颜面,所以凌不疑就被打了板子,也就有了程少商高喊“那是我**,谁也不能打”。

也就是这件事之后,凌不疑和程少商的感情迅速升温,程少商终于知道了自己在凌不疑心里的份量,而凌不疑看到程少商奋不顾身保护自己,也更爱程少商了。

文帝呢?看到凌不疑和程少商这样恩爱,也终于放心下来,这一波助攻让人忍不住点个赞!

本文转自:华龙网

马意骏和家人在重庆长嘉汇拍照打卡。重庆国际传播中心供图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讯(记者 伊永军)日前,知名国际**员,M传媒集团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马意骏来访重庆,参访了重庆知名历史文化景点和代表特色产业等。

马意骏是**籍意大利人,出生于**国纽约,M传媒集团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媒体**员、中央电视台常任媒体**员和纪录片主持人、智库研究员、华为全球思想领导团队成员,同时,他还是一位作家、演讲家、演员、爵士乐**家。

1999年10月,马意骏因商务活动首次来到**大陆,那次,也是他**次到访重庆。他还记得当时住在三峡广场附近,他回忆说,那时大规模的城市建设还没开始,那里还没有这么多高楼大厦,如今变化实在是太大了。

马意骏曾居住在成都、重庆、三亚、杭州、上海等多个城市。2007年,马意骏娶了一位****子,育有一子。2018年,在其**子的老家辽宁沈阳定居。

此次来重庆,马意骏是应重庆国际传播中心邀请,参加“知名国际**员重庆行参访活动”。7月1日-4日,他参访了重庆陆海新通道运营有限公司、重庆国际物流枢纽园区、广阳湾智创生态城、巴南丰盛垃圾焚烧发电厂等,深入感受重庆经济建设发展新成就。

马意骏说,他和重庆这座城市有着莫大的缘分,“我不会忘记23年来在**不同城市遇到过的人和事,而重庆,正是这所有奇遇的开始。”

当年,马意骏因工作关系需要常常在重庆和成都之间往返,乘坐成渝长途大巴要四个多小时。当得知如今乘坐高铁只要一个多小时,马意骏惊叹道:“了不起!不可思议!发展太快了!”

上一篇:为了让爱情变得更*好,DR始终在路上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南昌都市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