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腔调的“爱情”求反差的“神话”

2021-12-29 09:43:55 文章来源:网络

导演邵艺辉

“北京电影学院毕业的人在干什么?”是邵艺辉在卖电子**时候的自问,也是她写下的一篇文章,曾经火**出圈。现在这个问题有了新答案。

邵艺辉,山西人,一位90后**生,却编剧并导演一部发生在上海市井中的、探讨中年人情感的电影《爱情神话》,该片12月24日上映后,被认为是“今年**高级的爱情片”。对于邵艺辉来说,为何能够拍出一部与自身背景、年龄反差如此之大的作品?邵艺辉却并不觉得意外,她表示,自己喜欢有故事的****之间的交锋,中年人会有“多情”的一面,那是比爱情更丰富的一种情感状态。自己作为“异乡人”,观察上海则会更为客观。

北京电影学院毕业的人在干什么?

2019年,一个名叫“红拂不复还”的公众号,发表了一篇《北京电影学院毕业的人在干什么》,引**朋友圈。里面写着:“如今**两万六千,无业。之前拒绝很多电视剧网剧,没有**……人要活下去,还不能像狗一样活,只能开动大脑,放低身段,经人介绍我开始在朋友圈卖电子**……我会稍微努力一点赚钱,争取帮助更多年轻创作者过得下去,有尊严地过下去。”

“红拂不复还”便是邵艺辉的网名。卖电子**的同时,她并没有放弃创作和对生活的观察,她透露:“我一毕业就搬到上海,一开始在常熟路租房子,后来搬到岳阳路,再到淮海中路,这一片生活气息浓厚,我平时买菜、做饭、写剧本、写小说,没事跟街坊邻居聊天。”

2019年,她决定拍一个自己写的东西,“动笔的时候,想的就是我能拍什么和会拍什么。”这时候,平日的生活就浮现在脑海里,她当然要写上海**火气浓重的市民生活,“在逼仄的楼宇间搭晾衣竿,晒裤衩胸罩背心,我不会避开这些市民生活,我会坦然面对生活中不那么高级的东西。咖啡馆、剧院、探戈酒吧、临期进口超市、菜市场、修鞋摊,这些电影里出现的场景,几乎都是我平时去的。但是,上海标志**的金融中心、外滩、大商场,一个镜头都没有,因为离我的生活太远了。”

邵艺辉并不想呈现繁华背景下偶像质感的爱情,而是相中“大叔”,“我不会喜欢那种两张白纸的爱情,那种相爱很容易,因为你还没去看过别的风景,你以为眼前这个就是**、是**好的。但是对于成年人来说,大家都经历过很多,他的感情世界非常丰富,曾经沧海难为水的成年人,在经历过很多之后,如果他还能去爱一个人,肯定这个爱跟他年轻时候的爱分量是不同的,这还挺有意思的。”

2020年,她抱着试一试的心态,给FIRST青年电影展投剧本,《爱情神话》脱颖而出,在创投电影计划中,拿下两项大奖。邵艺辉上台前脱掉高跟鞋,赤脚讲述剧本的情形,给人留下深刻印象。此后,项目顺利推进,直到如今呈现在大银幕上。

“浪子”这个词也可以形容**人

电影《爱情神话》呈现一位****导演的细腻,对于****角色的塑造很有新意。邵艺辉笑说,自己并不喜欢塑造传统意义上比较推崇的一种****,“比如,乖巧**、贤良淑德、秀外慧中”,她反而觉得很多形容**的词汇,比如,勇气、担当、有责任心、正直、洒脱,甚至是“浪子”,“这些形容**的词,其实放在**人身上完全是可以的,很多**人都有这些品质。我想塑造一些更洒脱,更不一样的****,让大家去除**的刻板印象。”

影片中的一场戏份很戏剧化地呈现出邵艺辉的这种观点。当时,老白追求的、优雅的李**,对于老白有好感的、洒脱的格洛瑞亚,老白的前**、偏于传统的蓓蓓恰好都在老白家的餐桌上相遇了,大家开始还有点酸酸的“敌意”,但是随后这种不**就自然地消解了,变成一种很舒适的“共存”,甚至是惺惺相惜。

对此,邵艺辉解读道:“对于这三个**人来说,老白真的没有什么好稀罕的,一个中年**而已,三位****都那么**,她们在中间到后期的时候都意识到这个问题,就觉得完全没有必要为一个**破坏彼此的关系,虽然她们在当时还没有友情,但是,后来格洛瑞亚说自己喜欢无拘无束,其实就是在表达,****应该自己来定义自己,当她说出这种话的时候,李**是非常认同这种观念的。我觉得对于李**和很多成****来说,找到认同的****朋友比得到一个普通的异**都要重要,因为普通的异**太多了。”

如果不是从创作者,而是**的视角来看,邵艺辉更喜欢这三位****中的哪一类?邵艺辉表示,自己对这三种都很欣赏,“她们都是很酷的**人,我觉得老白其实都欣赏的,因为欣赏和尊重和你要跟一个人在一起是不一样的,他肯定是都欣赏。”

两位**角色代表上海城市文化

有趣的是,影片中的老白反而是非常贤惠,还被****角色“打赏”,邵艺辉表示,自己在上海生活很长时间,发现上海**的确是爱做饭、很照顾家庭,“我去菜市场的时候,见到的大多数都是**的,年轻**也有,中年和老年的**是真的多,但很少看到**的。上海**打理生活的这种传统,其实是一种更先进、更文明的生活方式。一个**,如果去做饭买菜,然后收拾家,去统筹计划一些生活琐事,他其实会更理解和更关怀****。”

邵艺辉用影片中的两位**角色——老白和老乌,代表上海的城市文化,一种是**致,一种是实惠,“老白是一个本土化的、更讲究实惠的人,老乌就讲究**致和不那么实用的人,同时又很国际化,两人的爱情观因此不同,老白是那种比较能在朴素生活里面发现一些乐趣的人;老乌是一个看上去好像特别享受生活,但其实对现状特别不满的人,他追求的是一种很飘渺的情感。老白并不相信老乌的‘爱情神话’,但是,他作为朋友,并不会戳穿老乌,而是帮助他维系着这个幻象。”

老白和老乌在邵艺辉的生活中是有原型的,她真的有这样的两位朋友,对于****角色,邵艺辉透露,并没有原型存在,“但我身边的确有很多好朋友,一些70后的****,大多都是那种快乐的单身**人,这种很多,所以,肯定有从他们身上汲取一些灵感。”

“生活”与“神话”的反差

对于新人导演来说,找对演员非常重要,《爱情神话》中的几位演员的演技**湛,让影片的完成度颇高。邵艺辉表示,自己非常幸运,请来徐峥作为主演和监制,“徐**非常耐心和宽容地对待像我这种完全没有任何经验的新人导演,我有什么想法都直言不讳地跟徐**聊,他也是站在我的角度上去想很多问题,甚至教给我很多关于表演的知识。”

老白被徐峥诠释得出神入化,邵艺辉说:“老白这个角色很难把握,没有大悲,也没有大喜,全是生活中很细腻的细枝末节,稍微一过就会让人讨厌,变得中年油腻,但是,稍微再收一点,又会觉得这个人好无趣,徐**就是在这种无趣木讷和油腻之间找到一种平衡。”

马伊琍饰演白**被邵艺辉认为是“非她莫属”,“马伊琍是**不会讨好任何人,也不需要你去讨好她,其实就跟李**很像,是一种自己对自己负责,然后你也不要跟我搞一些很虚的东西,如果你想打动她,**需要的就是真诚,这就是我对她的感觉。”

对于吴越饰演的前**,邵艺辉笑说:“前**是很容易让人讨厌的一个角色,但吴越**去演的时候,我反而觉得她特别可爱,她既有大家闺秀的一面,同时又有小**人的一面,让你觉得如沐春风,跟她在一起很舒服,又特别邻家,很像一个邻家的****。”

邵艺辉对倪虹洁的感觉是“心疼”,“我见倪虹洁之前,是觉得她很艳丽的**,接触后才发现她特别友好,她的**格就是想让身边的所有人都能开心,去考虑周边人的感受,跟她的长相完全不符,因为她的那种**貌太突出了。所以,她跟格洛瑞亚相似的地方就是,看上去大大咧咧、嘻嘻哈哈,爱跟人开玩笑,但其实她心里什么都明白,她总是用表面的一些热闹去掩盖内心的一些脆弱,这个角色太可爱了,又是那么的鲜活,那么的热烈,但是同时你还会莫名地很心疼她。”

对于**次演戏的黄明昊,邵艺辉称赞有加,“他能演出一种又青涩又别扭,但是又很可爱,同时你又觉得他很有自己的想法,这么一种状态。虽然戏份不多,但都恰到好处,**括他跟其他这些很成熟的演员对戏的时候,一开始也是有点紧张的,但是慢慢地放松下来,找到那个感觉,我觉得其实就是渐入佳境。”

《爱情神话》完全放弃套路化的转折点和工具**的人物,想保留人物在生活中的延续感,为何这部作品反而会叫“爱情神话”?对此,邵艺辉表示,自己就是想有一个反差的感觉,“整个片子从故事到人物,都是很市井、很平淡、很生活流的感觉,所以,叫‘爱情神话’,就有一种强烈反差,观众在看的时候,反而会清楚地意识到,无论在故事发生之前,还是看到结尾,生活都将会这样行进下去。”

文/本报记者 肖扬 统筹/满羿

来源:北京青年报

张若昀、李庚希、胡军主演的电视剧《雪中悍刀行》新的剧情中可以说非常****,赵楷不仅请出了排名第十一的王明寅,更是请出了吴家剑冢的两个天才吴六鼎以及他的剑侍翠花。这三大强者出手,其中吴六鼎和翠花更是联手对决剑神李淳罡,令人非常的期待这三大剑客的对决。

芦苇荡之战开启,除了李淳罡对决吴六鼎和菜花之外,四大符将红甲对决舒羞、魏叔阳、吕钱塘,王明寅和宁峨眉、凤字营的对决,而此战**终的结局还是颇为惨烈。吕钱塘为了击败火甲,催动赤霞剑诀,用**命守护徐凤年,至于魏叔阳和舒羞等人这联手破了木甲……

相比起其他的战斗,******的还属三大剑客的决斗。吴六鼎虽被称之为吴家剑冢的剑冠,指玄境界的剑道强者,使用一根竹竿和李淳罡对决,然而面对指玄境界的剑神李淳罡,他就像是小孩子一般,李淳罡使用的也是木剑,吴六鼎使用的是竹竿,但李淳罡却全程压制吴六鼎,若不是李淳罡还要分心看着徐凤年,吴六鼎只怕过不了百招就落败了。

而令人奇怪的是吴六鼎的剑侍翠花却一直旁观,并没有出手对付李淳罡,面对断臂的剑神李淳罡,难道她是手下留情,不想以多欺少?当然不是,要知道剑神李淳罡可是比肩吕祖的剑道天赋,对于剑客来说就是神一般的存在,就算他跌落境界,就算他断臂,就算他销声匿迹几十年,绝不会有人轻视他,全力以赴反而是对他**好的尊敬。

事实上翠花之所以不出手,其实是为了**师,这位严格意义上来说才是真正的吴家剑冢的剑冠,因为她的剑道实力远超吴六鼎。这位和吴六鼎修炼的入世剑,不同她练得是出世剑,天赋惊人,入世前大败上代剑魁得到素王,也就是说素王其实并非吴六鼎的神兵,而是翠花的神兵。芦苇荡之战前期故意不出手就是在观老剑神李淳罡和吴六鼎之战,她在暗中**学李淳罡的剑罡。

李淳罡还施展出了两袖青蛇,重创了吴六鼎,正是因为吴六鼎,所以翠花才出手了,驾驭素王剑攻击李淳罡,不过**终的结果可想而知,她和吴六鼎都失败了。不过她虽然败了,按照原著中的说法却得到了李淳罡两袖青蛇六分神意,可见这位的剑道天赋之高,看一眼就能学到这么多。

翠花和吴六鼎关系可以说生**与共,虽然她的武学天赋比之吴六鼎高,但两人关系却不一般。面对高手就是吴六鼎喂招,翠花押后,以强大的天资学习他人的剑道**髓,从而提升实力。后来吴六鼎和菜花参与了拒北城外之战。拒北城外十八位武道宗师抵抗北莽四十万大军,她对吴六鼎说:“我已经是陆地神仙了”。

翠花的天资之高可见一斑,吴六鼎才指玄**,她却已经跨过天象,成为了陆地剑仙,不过拒北城之战,她为救吴六鼎,脸上留下一道伤口,和吴六鼎一起力挽狂澜。

上一篇:2021年*金鸡百花电影节今晚在福建厦门拉开帷幕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南昌都市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