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王科技与关联方泰速贸易共用联系电话,独立*或遭拷问

2022-08-05 15:52:20 文章来源:网络

“奋斗十年,世界**”,这是主营环保纸袋和食品**装的福建南王环保科技**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王科技”),在其官网中“喊出”的目标口号。

**志凌云背后,南方科技此番上市存疑云待解。其中,2016-2020年,南王科技与其**东配偶控制的企业联系电话一致,资产独立**存疑。此外,南王科技多位间接**东现身其仓库出租方,合计持**比例超50%,南方科技并未将其与该企业的租赁列为关联租赁,按照实质重于形式原则该情形是否具备合理**?

一、联系方式多年与关联方“重叠”,独立**或遭拷问

瓜无滚圆,人无十全。企业联系电话、电子邮箱及通信地址,作为企业日常经营业务的“名片”,应为企业自身独有。而南王科技的企业联系电话,与其**东配偶控制的企业的联系电话一致。

1.1**东黄燕飞亲属控制的泰速贸易,与南王科技多年的联系电话相同

然而,南王科技或与**东控**企业共用联系电话。

据招**书,惠安华盈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惠安华盈”)持有南王科技14.63%的**份,黄燕飞为惠安华盈的执行事务合伙人,持有惠安华盈的合伙份额为43.71%。

福建泰速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速贸易”)为南王科技**东黄燕飞的家属控制的企业,其中,黄燕飞之配偶华怀余持**20%、黄燕飞弟媳凌淑冰持**80%。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泰速贸易成立于2011年4月18日,经营范围为销售黄金首饰、珠宝,加工销售,日用品,仓储服务,货物冷藏、保鲜。2016年6月16日,泰速贸易的经营范围由销售纸袋、纸制品、手提袋,变更为销售黄金首饰、珠宝,加工销售,日用品,仓储服务,货物冷藏、保鲜。

可见,2016年-2020年,南王科技与关联方泰速贸易共用联系电话。

不仅如此,2016-2020年,南王科技与泰速贸易存在关联租赁。

1.22016年至今,南王科技一直承租关联方泰速贸易的厂房及仓库

据招**书,南王科技租赁泰速贸易的厂房、仓库及四处宿舍,均为关联交易。

其中厂房、仓库租赁期为2016年7月1日至2024年12月31日,租赁面积为18,292.74平方米。四处宿舍的租赁期分别为2017年1月1日至2022年5月31日、2018年7月1日至2022年5月31日、2019年8月1日至2022年5月31日、2020年4月1日至2022年5月31日,租赁面积分别为3,042.68平方米、1,521.34平方米、530.7平方米、283.04平方米。

可以看出,南王科技向泰速贸易租赁四处宿舍的租赁截止时间均为2022年5月31日,起始日期各不相同。由于存在关联租赁情形,2016-2020,南王科技与关联方泰速贸易的地址重叠无可厚非。但联系电话作为企业外部沟通的“名片”,南方科技却与泰速贸易共用联系电话,其独立**又能否保证?

二、多名间接**东现身房屋出租方**东名单,**权穿透背后关联租赁或遭藏匿

上市企业通过信息披露向投资者释放市场信心。为保护投资者的利益,证监会要求上市企业确保信息披露准确、完整、真实。值得注意的是,南王科技与房屋出租方的关系或不一般,该出租方的多名**东或现南王科技**东的身影。

2.1华鹏程对南王科技间接持**3.77%,其伯母黄燕飞对南王科技持**超5%

据招**书,截至招**书签署日2022年8月1日,惠安创辉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惠安创辉”)为南王科技的第三大**东,持**比例为7.46%。华鹏程为惠安创辉的有限合伙人,出资506万元,持有惠安创辉的合伙份额比例为50.6%。

据《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研究,华鹏程通过惠安创辉对南王科技间接持**3.77%。

据招**书,黄燕飞的配偶为华怀余,华怀余兄弟华怀庆之配偶为凌淑冰,华鹏程为凌淑冰之子。截至招**书签署日2022年8月1日,惠安华盈持有南王科技14.63%的**份,黄燕飞通过惠安华盈间接控制南王科技14.63%**份。

可见,华鹏程与其黄燕飞均系南方科技的间接持****东。

此外,华鹏程所控**的企业为南王科技所披露的关联方。

2.2华鹏程对福建麦王间接持**13.2%,南王科技另三名**东也是福建麦王的**东

据招**书,华鹏程所控**的企业为南王科技所披露的关联方。华鹏程直接或间接持**的企业为福州创富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福建鹏友智慧科技有限公司、福州鹏友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鹏友投资”)。其中华鹏程对鹏友投资持有90%合伙份额。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福建麦王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福建麦王”)成立于2017年6月27日,注册资本为20,000万元,经营范围为糕点、速冻食品、冷冻饮品的生产、加工、销售。

截至查询日2022年7月29日,2020年7月9日,鹏友投资成为福建麦王的**东,其对福建麦王认缴出资2,933.16万元。

据《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研究,2020年7月9日至查询日2022年7月29日,鹏友投资对福建麦王的持**比例为14.67%,华鹏程对福建麦王间接持**13.2%。

据招**书,截至招**书签署日2022年8月1日,郭俊萍、王长华、王瑛对惠安华盈的出资比例分别为14.34%、4.67%、2.34%。此外,王瑛对惠安创辉的出资比例为14.23%。惠安华盈、惠安创辉对南王科技的持**比例分别为14.63%、7.46%。

据**信息,截至查询日2022年7月29日,郭俊萍、王长华、王瑛关联企业均**括福建麦王、惠安华盈。即是说,福建麦王的郭俊萍、王长华、王瑛,与南王科技的郭俊萍、王长华、王瑛或为同一人。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截至查询日2022年7月29日,福建麦王的注册资本为2亿元。2020年7月9日起,王瑛对福建麦王认缴注册资本427.04万元,郭俊萍对福建麦王认缴注册资本1,081.54万元。上海榕麦企业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上海榕麦”)对福建麦王认缴注册资本1.14亿元。

据**上海,截至查询日2022年7月29日,王长华对上海榕麦认缴出资比例为81.08%。

据《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研究,截至招**书签署日2022年8月2日,郭俊萍、王长华、王瑛分别间接持有南王科技2.1%、0.68%、1.4%**份。另外,截至查询日2022年7月29日,郭俊萍、王瑛分别对福建麦王持**5.41%、2.14%。王长华通过上海榕麦间接对福建麦王持**46.05%,或为福建麦王的实际控制人。

可见,南王科技的3位**东,均持有福建麦王的**份。

另外,南王科技承租福建麦王的房屋。

2.32021-2022年,南王科技向福建麦王承租房屋作为其仓库

据招**书及2021年11月版招**书,南王科技租赁福建麦王的仓库。其中一仓库的租赁面积为4,673平方米,租赁期限为2021年1月1日至2021年12月31日。另一仓库的租赁面积为4,673平方米,租赁期限为2021年7月15日至2022年7月14日,仓库分别位于惠安县东桥镇燎原村、炕尾村(惠东工业区)2#厂房4层、2#厂房3层。

上述情形可见,华鹏程、郭俊萍、王长华、王瑛对南王科技持**的同时,或持有福建麦王的**份。且南王科技持**超5%的**东黄燕飞,亦是华鹏程的亲属,且华鹏程对福建麦王间接持**13.2%,王长华或对福建麦王间接持**46.05%。华鹏程在福建麦王扮演何种角色?南王科技租赁福建麦王的厂房,是否与华鹏程等人有关?相关租赁价格又是否公允?且多名间接**东持**福建麦王,合计持**比例已超50%,按照实质重于形式原则,是否用应将福建麦王列为南王科技的关联方?存疑待解。

大处着眼,小处着手。上述考验之下,南王科技未来能否为市场注入一剂“强心剂”?仍是未知数。

今年接连陷入买卖合同纠纷的洪涛**份迎来“白马骑士”。

今日(7月11日),洪涛**份(SZ002325,**价2.54元,市值38.43亿元)公告称,控****东暨实际控制人刘年新与湖北联投资本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投资本)签订了《**份转让意向协议》,交易完成后,公司实际控制人将由刘年新变更为湖北省国资委。

记者注意到,洪涛**份正面临主业不振、商誉**雷、官司缠身等多重难题。

实控人拟变更为湖北省国资委

洪涛**份披露,根据《**权转让意向协议》,这一控制权变更涉及**权协议转让和表决权委托两部分。

首先,刘年新拟向联投资本或其指定主体协议转让不超过其持有的上市公司总**份数的25%(以7月8日总**本计算)。在签署正式**权转让协议后,刘年新再将其持有的上市公司全部表决权委托给联投资本或其指定主体行使。

若本次交易完成,联投资本或其指定主体将成为公司新的控****东,拥有不超过24.41%的表决权(按照7月8日的总**本计算)。由于联投资本的实际控制人为湖北省国资委,因此洪涛**份的实际控制人也将变更为湖北省国资委。

联投资本是湖北联投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投集团)金融板块的核心公司。联投集团具体经营业务涵盖产业新城、园区运营、地产开发、产业金融、数字产业、基础设施与新基建等领域,总资产规模达3000亿元,控**上市公司1家,参**上市公司3家。

不过,这份**权转让协议为意向**协议,联投资本后续还将对公司进行尽职调查,此后此项交易还需进行必要决策程序,**括**审批和国资主管部门同意,方能签署正式**权转让协议。

值得一提的是,今日,洪涛**份还和联投资本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协议显示,双方将本着互利共赢、优势互补、积极稳步推进三大原则,联投资本将协调联投集团相关资源,与洪涛**份在业务协同及拓展方面深入合作,具体**括人居环境、建筑工程及新材料等领域。

连续两年亏损,多次因货款纠纷与供应商打官司

对于洪涛**份而言,湖北国资进驻无疑是雪中送炭,目前上市公司正面临主业不振、商誉**雷、官司缠身等多重难题。

洪涛**份的主营业务为建筑装饰,主要承接剧院会场、图书馆等公共装饰工程的设计及施工,业务涵盖装饰设计、施工、饰材研发生产三大领域,这一业务营收占比为一直在90%左右。2019年~2021年,洪涛**份建筑装饰业务营收连年下滑,分别为35.6亿元、31.79亿元、24.21亿元。

在2021年年报问询函回复中,洪涛**份将主业营收下降原因归结为两点。一是行业的项目总体量减少,公司业务拓展面临压力较大,二是公司采取了更为审慎的经营战略及“有所为、有所不为”的订单策略,导致公司新签订单数量略有减少,同时受到疫情影响,工程进度放缓。

而职业教育是洪涛**份着力发展的第二产业。不过这一副业拓展并不顺利,收购的子公司北京尚学跨考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尚学教育)不仅商誉**雷,还给公司带来了负面舆论。

2015年,洪涛**份收购了尚学教育70%**份,产生商誉2.39亿元。但三年业绩承诺期内,尚学教育有两年未完成业绩承诺,近两年尚学教育更是连续亏损。除此之外,尚学教育还陷入了被学员投诉退款退费难的“丑闻”。2020年、2021年,洪涛**份对尚学教育计提商誉减值准备5729.78万元、3516.07万元。

主业副业均发展不顺,这导致洪涛**份近些年的业绩表现也并不好看,近两年营业**逐年下降,净利润更是连续两年亏损,2020年、2021年净亏损分别为3.5亿元、2.2亿元。

此外,由于主业不景气,洪涛**份近两年应收款回款较慢,导致向部分供应商货款支付进度较慢,从而引起部分诉讼。今年上半年,这一状况愈演愈烈。启信宝信息显示,今年以来发布的裁判文书中,涉及洪涛**份的数量超过百份,多是洪涛**份因拖欠货款与供应商产生纠纷。

上一篇:和而泰汽车电子控制器市场机会巨大,潜力介绍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南昌都市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